top of page
  • 作家相片DaYi

急性重症消渴案例-正容醫案

(一)2009年9月17日,一30歲高壯男子來診,自言近一個月以來已爆瘦30磅,體力極差。

問診如下:


1、每天晚上每睡一小時即會熱醒一次,並滿身大汗,先去喝水,然後去上廁所,一晚上要上好幾次廁所。

2、口中非常之乾,且不論白天或黑夜,全身長時間汗出不止。

3、無胃口,無體力,每天早起都會強烈嘔吐感,刷牙時會狂吐不止。

4、大便每日行,但係散掉的,有時帶血。

5、小便色淡白,口非常口渴,喜冰飲,喝再多水都無法解渴。

6、手足溫熱,睡覺足不蓋被。

7、雙手會抖,足無力。

8、早起痰多,早起無陽反應,心跳過速,常常每分鐘跳一百次以上。

9、自陳述幼年時,曾被黑心中醫師將類固醇混入中藥中給他吃,吃到全身水腫,自行停藥後沒幾天,該黑心中醫師即被抓,之後身體一直很差。


當時告其:若其到西醫處診治,西醫一定說其係糖尿病,但中醫之病名為:消渴。果不其然,三週後,西醫檢驗報告確係糖尿病,並要其終身以胰島素及口服降血糖西藥治療,然該患者並未服用任何西藥,一直堅持以中藥調理至諸症悉除。


眼診:肝區破損嚴重,腎陽反應很差。

舌苔:白厚膩。

脈:沉洪大。

診斷:消渴重症,肝積毒素,腎陽不足。


方:石膏六兩、知母五錢、炙甘草三錢、粳米三錢、生地四錢、麥冬三錢、補骨脂四錢、澤瀉五錢、細辛二錢、烏藥五錢、桂枝四錢、茯苓五錢、白朮三錢。


(二)2009年9月27日二診。


自述服藥前兩日後,所有症狀悉除,且陽反應回來,但第三天後,其他症狀又有回來之勢。

(此說明:藥到了,但是劑量不夠,病仍比藥強)


服藥第三日後,身體又開始發熱,滿身汗,尤頸部最熱,且汗最多,夜晚時腦子無法停下來,無法安睡,每一小時即會熱醒,醒後去上廁所,手足熱,足底尤熱,體力差,口渴嚴重,喜冰飲,會暈眩,想嘔吐(此人腎臟受傷已深,幼年給他服用類固醇的中醫師真是害死人!)

夜間仍頻尿,清色,大便每日形,無成形,胃口不佳,一吃胃即脹氣,大便偶爾帶血。


舌診:濕黃,舌尖紅。

脈:沉滑數。

方:石膏八兩、知母五錢、炙甘草三錢、粳米三錢、生地四錢、麥冬三錢、補骨脂四錢、澤瀉五錢、細辛二錢、烏藥五錢、炮附六錢、桂枝四錢、茯苓五錢、白朮四錢、黃芩三錢、黃連二錢、陽起石三錢、龍骨五錢、牡蠣一兩。


(三)2009年10月3日三診


服前方後,熱退許多,去掉六成,白天仍有一點熱,全身大汗出大幅改善,去掉九成,睡眠大幅改善,昨夜只起來上一次廁所,尿有力,淡白,大便每日行,但較不易出來(因前方炮附下六錢之故也),有成形,較乾,仍會嘔心,胃口不佳,一吃即脹氣(因前方少了一味藥—厚朴),口中五味雜陳,有金屬味,有苦味,有黏腻味。眼睛非常重,很濕黏,睜不開眼,口中非常乾黏,舌剌感重,因口太乾,心跳過數,心悸,無體力,起床困難。


舌:舌苔黃厚,見心裂紋。

脈:沉數


方:石膏六兩、知母五錢、炙甘草四錢、粳米三錢、石斛五錢、生地五錢、麥冬五錢、桂枝五錢、補骨脂四錢、澤瀉五錢、黃連二錢、黃芩三錢、白朮四錢、炮附三錢、細辛二錢、烏藥五錢、陳皮三錢、厚朴五錢。


(四)2009/10/13四診


早上起來可以刷牙了,不會狂吐不止,但仍不能漱口,一漱口即會嘔心想吐,臉出油,眼睛感覺濕,但摸起來又沒有濕,額頭、鼻頭冷汗多,脖子汗多,黏,下午臉紅,口渴仍重,仍喜冰飲,身熱感尚好,不嚴重了,喜涼,手足熱(不用蓋被),睡好許多了,不用一直爬起來上廁所,但半夜1:00am-2:00am會起醒來上廁所,尿量多,力量也強,頭有點暈,不能久坐,坐久人會躁,躁從體內跑出,覺眼睛很累,仍黏,口中五味雜陳,口中酸味、黏、及金屬味,體力好轉,但早上仍爬不起來。


本次下針:

行間、太衝、光明、中脘、足三里、公孫、內關、復溜、合谷、復溜、照海、足臨泣。


針後:眼睛可以睜開,不黏了,口中怪味悉除。

方同前。


(五)2009/10/25五診


服前方後,早上仍會嘔、但有好轉,但頭汗出,白天流汗嚴重,早上有一點痰,有較黏的口水,口渴仍重,喜冰飲,口中已無怪味了,晚上均是2:43am醒來上廁所,早起有陽反應,身熱退許多,胃口好轉,夜間足抽筋,打嗝不定時,舌破、胃火旺,較難入睡,不胸悶,偶爾心跳加快。


右脈:沉細略滑、尺脈弱


左脈:滑


方:石膏八兩、知母五錢、炙甘草四錢、粳米三錢、人參三錢、龍骨五錢、牡蠣一兩、炮附四錢、生地五錢、石斛五錢、桂枝五錢、茯苓六錢、白朮六錢、黃連二錢、黃芩三錢、白芍四錢、當歸二錢、柴胡三錢、茜草三錢、代赭石五錢。


(六)2009/11/10六診


出汗情形好許多,頭汗較多,身體出汗一點點,早上仍會嘔心,刷牙即嘔,早上較多痰,偶有泡沫,濃稠,暈眩較少了,有嘔心感,口乾,但不會口渴嚴重了,也不會容易口渴了,仍喜冰飲,睡好許多,多夢,(患者自述夢到倪老師),偶有打嗝感,手足仍熱(手足不蓋被),氣短,陽反應好,胃口不錯,大便仍見未消化食物。


方:石膏六兩、知母五錢、炙甘草三錢、粳米三錢、人參三錢、龍骨五錢、牡蠣一兩、炮附四錢、生地五錢、石斛五錢、柴胡三錢、半夏三錢、黃芩三錢、生薑三大片(自切)、紅棗10枚(劈)、補骨脂三錢、澤瀉五錢、白朮四錢、茯苓五錢、桔梗五錢、桂枝三錢。


(七)2009/12/15七診


服前方後,嘔吐感有好轉,但漱口要喝一口,停一下,早起後口有點乾,雙手會抖,體力尚好,足較有力了,但仍未像從前有力,早上仍有痰,清的,流汗時仍較集中頭部,睡好,中間不會醒來了,腰酸,偶爾左下腹有點隱隱作痛,脖子很緊,自覺掉頭髮,白頭髮多。大便每日行,不乾,小便色淡黃,舌頭常破,尤左側。不口渴。胃口好。體重沒有再下降了。手足不冷。沒胸悶。


方:

石膏五兩、知母五錢、炙甘草五錢、粳米三錢,半夏三錢、厚朴五錢、茯苓五錢、蘇葉三錢、生薑三大片(自切)、竹茹三錢、白芍一兩、補骨脂三錢、澤瀉五錢、牛膝三錢、桂枝四錢、葛根八錢、天南星三錢、黃連二錢、柴胡三錢、黃芩三錢、丹皮三錢。


註:2009年12月24-26日間,北加廖銘煌師兄建議,此人早起嘔吐現象,可用中醫「時」的觀念來下針試試,故接受師兄建議後,連續三日幫其下胃經的滎及俞穴二針,連下三日針之後,嘔吐感盡除。


(八)2010/1/26八診

吐感剩一點點,偶爾但頭汗出,不發熱了,手抖情形好轉,很少抖了,睡好睡,可以一覺到天亮,中間不醒來了,查有腎結石,腰酸,體力好轉許多,但下午想睡,舌乾,口中無怪味,胃口過好,手足熱,仍喜喝冰飲。


方:石膏六兩、知母五錢、炙草三錢、防己五錢、黃耆三錢、白朮三錢、茯苓六錢、澤瀉六錢、豬苓三錢、桂枝三錢、石斛五錢、生地五錢、滑石三錢(另包)、龍骨五錢、牡蠣一兩、補骨脂四錢、竹茹四錢、半夏二錢、厚朴五錢、蘇葉三錢。


(九)2010/2/16九診

有些胸悶、吸氣吸不上來之感,手抖,早起偶爾一點想吐,但刷牙漱口可持續很長一段時間不吐,但頭汗出,早起舌乾,不會再想喝冰水了,偶爾口苦,手足溫熱,早起有點痰、白色、濃痰、睡好,一覺到天亮,無盜汗了,胃口很好,臉腫、腰酸、體力尚好、還要更好、記憶力不好、頸部會酸、自覺水排不出去,自覺身重。


舌:暗乾,尖紅。

石膏六兩、知母五錢、枳實三錢、瓜蔞實三錢、補骨脂四錢、澤瀉五錢、桂枝四錢、白朮三錢、茯苓五錢、豬苓三錢、柴胡三錢、黃芩三錢、炙甘草四錢、龍骨五錢、牡蠣一兩、葛根六錢、麥門冬五錢、半夏三錢、厚朴四錢、竹茹三錢、生薑三大片(自切)、桔梗六錢、黃連二錢。


(十) 2010/3/4十診

吸不進氣,用力吸時天突下會悶痛,體力下午會累,早起後累,有時身體會突然一陣熱,有頭汗出,手足皆熱(不蓋被),口不渴,小便色淡黃,自覺臉腫,大便每日行,至少2次,不成形,偶有未消化食物 手抖好,口偶爾苦,好入睡可以一覺到天亮,不心悸,早起有痰,早起吐感剩一點點,好了90%,胃口好,有點想嗝氣之感,左腰酸。


下針:公孫、內關、復溜、三皇穴、腎石點

(下三皇內,患者自述左側三皇穴下針處感到有水冒出,查並無水冒出,然其言自覺有水氣往外走之感)


針後,胸悶除,用力吸氣至天突不會痛了。


枳實四錢、瓜蔞實四錢、半夏四錢、桂枝五錢、炙甘草五錢、麥門冬三錢、杏仁三錢、柴胡三錢、黃芩三錢、鬱金五錢、白朮四錢、茯苓六錢、厚朴五錢、補骨脂四錢、澤瀉五錢、桔梗五錢、巴戟天三錢、杜仲四錢、秦艽四錢、代赭石四錢。


(十一)自前次水藥服盡後,請其早起淡鹽水沖服HT-48金匱腎氣丸,30粒。睡前HT-68護肝丸,30粒調理至今。


總結:此人消渴症狀,在第六診後幾已除,第六診後幾乎全是在處理他的腎臟問題。此人小時已因服用類固醇傷及腎臟,若再終身服用西藥治療糖尿病,腎臟必將提早衰敗,水克火,心臟不保,以其當30歲壯年,還有數十年光陰,此時若選擇終身服用西藥,後果殊難想像。


附記:此人曾一度心臟跳快掉像炸開來,緊急下心三針後(天突、巨闕、關元),仍未緩和,請其翻其身,找到第十椎下的壓痛點,針一下去,心臟紊亂之氣一瀉去,其心臟即刻恢復平靜,心跳隨即減緩下來。此第十椎下之針法,若無經倪師臨床上分享而出,吾輩終將不知有此種方式可以急救心臟病,且臨床用之,確係如此。


檢討:回首數月前處理此案至今,用藥仍嫌過雜,不夠精純,至道不繁,日後思路用藥之際,希能緊抓病機處方用藥,守一方以治病,方雖良善,而藥中有一味、二味與病不相關者,將會失之毫釐,差之千里,此何以仲景之方簡樸實在,依各症狀,有些需再加強桂枝,有些故白芍…之理。山不在高,有仙則名;水不在深,有龍則靈;藥不在多,抓准病機就行。倪師已深得此韻,亦感謝師父一路來的教誨。

 


倪老師評語 

陳正容同學現在已經在加州開業,從她的案例中可以看出,她辦證十分精準,下手治療時也心知肚明病人需要使用哪些中藥,所以她在劑量上是很大膽的在使用,一般剛出道的醫師是不敢如此用處方的,這個案例由於病人從小就因為被假藥傷害到腎臟,所以治療起來格外要耗費時日,這個案例中老師唯有二點要告知同學,第一點 : 生地跟炙甘草有蓄水的功能,所以多使用於治療消渴症上,喝杯水就尿一杯水,這是因為病人體內無法蓄水的緣故,所以需要大量使用生地與甘草,第二點 : 就是關於附子的使用,處方中雖然使用了大劑的石膏,仍然還是可以使用附子的,這二味藥物藥性一寒一熱,使用在一起時會相輔相成,當病人出現上熱下寒時,這種用法也是必須的,附子主要功效是固守陽氣,不令陽氣四散,也就是說附子可以讓水氣不會流失,這在治病上會事半功倍,所以附子很重要,但是有些中醫使用大劑的附子,這也不必要,使用劑量適中的附子,其功效達到就可以了,使用太過的劑量對病人並沒有好處,反而是浪費許多寶貴的藥材而已。


漢唐中醫 倪海廈謹記於2010年04月25日

Comentario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