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 作家相片DaYi

追思倪師海廈,千手千眼起行效法

轉眼間,倪師海廈已仙逝十年…。

猶記十年前1月29日星期日傍晚(美西時間),接到佛州大師姐打來的電話:倪師病重,要見倪師最後一面,趕快回台灣。心想:師恩重如山,沒有任何理由,必須立刻趕回台灣。當下連忙聯絡診所另一位倪師弟子吳源婉醫師,訂最近的一班飛機,趕回台灣。前往機場途中,聯絡診所,當週所有病人全部取消,並與台灣父母連繫,我們再十幾個小時飛抵台灣,一到桃園機場,請趕快開車接我們去台北醫大醫院,因兩地時差的關係,到台灣已是1月31日了。

一路上心中忐忑難安,腦子中全是倪師這些年全心全意,傾囊相授,諄諄教誨,爽朗笑語…從洛杉磯到台北的十幾個小時,無法安睡,只盼望 上天護祐倪師,一切平安。就在飛機著陸前一小時,耳朵一陣劇癢,心中一震,只怕沒有機會見到倪師最後一面了…。

好不容易抵達桃園機場,一下機,到了提領行李之處,連忙打電話給在醫院的楊雅晴師姐,雅晴師姐告知:師倪已在一個多小時前仙逝了…。當下真是晴天霹靂,難以相信倪師已離開了我們…。出關後,父親接到我們,開車急駛台北醫大醫院,到了醫院,見到倪師時,師已平靜離世,我們坐在倪師旁的椅子上,已無法言語,又過了一會兒,李宗恩博士也從北加州趕到,仍記得宗恩博士當時的悲痛言聲,師徒之間多年來心意交流、情深義重,實是無法形容。接著是倪師的二姐,也從佛州趕到了,當年也是倪師二姐的因緣,倪師踏上了醫學之路…。

回首習醫之路,從大學法律系畢業,到公家機關服務,因緣際會之下,踏上了學習中醫及臨床實證之路,倪師海廈,是開啟我整部中醫宇宙觀及臨床實證無盡世界的明師…。16年前,是我與倪師初識結緣的那一年…。

2005年8月,接到倪師海廈的來信,要我放心去美國,安心學習,拿到中醫執照,才能師出有名,真的來為經方、為天下蒼生盡一點力。2006年,正式蒙倪師恩准,陸續回台兩次參加人紀班傷寒論及金匱要略的學習。初在台北市大安區基隆路的教室,第一次見到倪師的本尊,倪師豪氣爽朗直接叫出了我們的名字:「正容,妳的個頭不高,來坐第一排!」那年12月22日,拿到剛印好的精裝版本的「人紀系列-針灸篇」的書籍,請倪師為我們簽名留念,倪師在書上提字:「正容:宏揚國學。 師倪海廈2006年12月22日於台北。」這麼多年過去了,倪師的訓語,諄諄教誨,永誌心田。

2007年,初登桃花島(佛州東岸Merritt Island ),第一次的三個月臨床跟診中,不斷地接受到「震撼教育」,來自世界各地的重症患者,來到了佛州漢唐中醫求診於倪師。倪師永遠都是早上第一個到診所,早上七點多就來開大門,看著世界各地的醫療訊息,最新脈動,今日有哪些患者來求診,狀況分別如何。若遇有特殊個案,倪師有時就會在一日的看診之前,來到了我們跟診學生的休息室-白虎廳,先來和我們講解一下狀況。常常一整日的診下來,全是重症、甚至生死一線的患者,倪師要在有限的時間內,精確的診斷患者的病勢、找出病因,並當場解釋給我們這群跟診醫師、學生們聽,同時也要明確和患者說明源由,生活作息、飲食、心態等要如何調整,遇有特殊的脈象、眼診等,倪師也要我們當場來把脈,感受特殊脈象以及實際的眼睛診斷,如何透過眼診中來看到五臟六腑的氣機變化,如:胰臟癌、肝硬化、肝區積毒、脂肪肝、電燒、心包積痰、心氣不足、心血不足、腎陽不足、腎區結石或手術等等出現的特殊眼診。下藥處方時,倪師更會仔細說明用此方此藥的原因及劑量。如遇特殊病案病情比較複雜,學生有所疑惑時,倪師更會直接要我們來到朱雀廳最後的房間,在大黑板上直接畫圖講解給我們聽,務必要我們心領神會,了解病因病機及治療的方式。記得那年,先後有七位乳癌的患者來診,面對這七位的乳癌患者,倪師的診斷用藥處方皆不同,因這七位患者得到乳癌的病因不同、症狀不同、病位不同、病勢走向不同,倪師分別用七種不同的思路及處方治療,皆得到了很好的結果。真正是印證了中醫:「同病異治」的道理;而倪師靈動應變、膽大心細又謹慎嚴謹的思路及治療,開啟了莘莘學子的中醫之眼及無盡藏的世界。

第一次的跟診,絕大多數都是人紀班的師兄姐前來桃花島實習,有李宗恩博士、施合一師兄、陳杰寬醫師、張孟超醫師、周穗萍醫師、劉芳琪醫師、吳源婉醫師等等,還有坐鎮漢唐玄虎廳親愛的大師姐,嚴北辰醫師,大家一起跟診學習、課後的case study更是令人懷念,大家一起的互動交流,道盡各自的病案見聞及臨床心得,真是讓人大開眼界。跟診期間,倪師幾次邀約大家,一起到老師家中晚餐聚會、開演唱會(我們都是老師的忠實聽眾),去跳蚤市場掏寶,划船,還有傑克大叔開著遊艇載大家出遊看海豚,在在令人難忘。

2008年,再度前往桃花島,這一年的跟診,認識了來自一群從北加州來的工程師,也對北加州的幾位師兄更加的認識,其中的一位大棟師兄本身就是軟體工程師,對於研究執行如何結合所學於經方的應用上也多有發揮。常常每日跟診之後,北加的幾位師兄弟也會到我們的住宿地點,與來自南加的我們,一起共進晚餐,並針對當日病案研討,或是日後如何推展經方來進行意見的交流互動,猶記當時一群志同道合的同門師兄弟,一起豪氣干雲的籌策天下大事,不為自己謀私利,而來集思廣益如何來利益群生,真是一大快事!


之後又經歷了2009年的跟診,直到2010年,也是倪師開放跟診的最後一年,年年皆有幸至佛州跟診倪師海廈,這幾年下來,每次的跟診,都會被倪師治療重症患者的實際療效及慈悲作為所震動,倪師不僅僅是單純開方用藥下針而已,師更重視遠道而來求診患者的心情及生活,師常常會為患者的住宿、飲食費心安排,也希望患者能夠保持愉悅正向的心態來面對,甚至還安排患者去果園採果子,去環球影城,迪士尼樂園來放鬆緊張的情緒,倪師把患者當家人來看待,真正是做到了視病如親! 在2010年8月21日桃花島的一個週六,因當日不用跟診,所以特別和吳源婉醫師開車北上,想去佛州東岸北方的聖奧古斯丁古城舊地重遊(St. Augustine),沒想到開到半途,突然接到倪師電話,倪師交待,要我寫一篇臨床醫案,是當時從加拿大溫哥華來求治倪師的一位肝癌患者的案例,要用以警世,愈快愈好。當下決定不去古城了,車子往回開,回到住宿地點,把倪師交待的工作先完成,完成後,再出遊,否則真是會內心不安的。

當時依倪師指示,寫下跟診實例, 如今重新再整理,更新補充說明及心得,與諸同道分享。

藥物造成肝癌的血淋淋教訓

者,是從自己及別人的錯誤上學習教訓,且永不再犯相同的錯。

古賢顏淵不二過,故為智。

者,能將此教訓推而廣之,讓世人吸取殷鑑不再重蹈覆轍。

孔夫子著春秋,而亂臣賊子懼,週遊列國推行仁義,明知不可為而為之,是為仁。

者,義不容辭致力革除造成此危害之因,讓此因不存,世代百姓永不受此惡果。前聖後聖其揆一行,安住留惑潤生,身在三界行菩薩道,革除眾生病因,是為勇。

今者,有多少人身受化學藥毒之害,餘毒留臟,心神失常,是否有此智,自身不再犯相同之錯?是否有此仁,讓他人也能即時回頭?是否有此勇,能讓惡瘤永絕人間?

以信心伴隨著行動,才有拯救的力量。

在開業臨床,面對諸般不同的病症後,再臨桃花島跟診倪師學習醫道,於心劍合一之處,再開一層視野,真是另一種不同境界。醫之為道大矣,醫之為任重矣。醫者父母心,本應救死扶傷,義無反顧,為病患解除病苦,豈可因眼前商機之利、昧著良心,行不義之舉?

明末清初大醫喻嘉言於醫門法律中曾言: 醫以心之不明,術之不明,習為格套,牢籠病者。 遂至舉世共成一大格套,遮天蔽日,造出地獄, 遍滿鐵圍山界,其因其果,彰彰如也。 經以無明為地獄種子,重重黑暗,無繇脫度,豈不哀哉? 昌也閉目茫然,惟見其暗,然見暗不可謂非明也。 野岸漁燈,荒村螢照,一隙微明,舉以點綴醫門千年黯汶… 先聖張仲景生當漢末,著《傷寒雜病論》, 維時佛法初傳中土,無一華五葉之盛,而性光所攝, 早與三世聖神、諸佛諸祖把手同行, 真醫門之藥王菩薩、藥上菩薩也… 永作人天眼目,濟度津梁。 寓意草有言:內經所謂微妙在意是也。 但自少至老,耳目所及之病,無不靜氣微心,呼吸與會,始化我身為病身, 負影隻立,而呻吟愁毒,恍忽而來,既化我心為病心。 苟見其生,實欲其可,而頭骨腦髓,捐之不惜。 儻病多委折,治少精詳,早已內照,他病未痊,我身先瘁。 淵明所謂斯情無假,以故不能廣及,然求誠一念,不知者謂昌從紙上得之。 夫活法在人,豈紙上所能與耶? 「凡是治療的疾病、碰到的病患,都要靜下心來,全神貫注地思考,甚至感覺自己的呼吸都和病人一樣,感覺身體和病人的身體都化成了一體,心也似乎變成了患者的心,患者的那種孤獨、無助,那種痛苦、呻吟,都仿佛來到了醫者的身上,如果患者的病很快地好了,哪怕腦袋和骨髓扔掉了都不覺得可惜;如果患者的病沒有好,一定會殫精竭慮地思考,甚至患者的病沒好,醫者身體卻先憔悴了。」此段真倪師一生行醫寫照! 2010/8/6日,一對夫婦遠從加拿大來到桃花島求診,原因是54歲的妻子,罹患了肝癌。患者主訴:本身B肝30年,一直以來都相安無事,在去年她加拿大的家庭醫師告訴她應去檢查肝臟,以免肝癌,於是她去醫院做檢查,當時查出肝臟一切正常,但醫師要她服用一種叫做Viread的新藥,告其說,吃這種抗B肝病毒的新藥,可以預防不會得到肝癌,於是患者從去年七月開始服用此種新藥一直到今年三月,八個月後,去醫院再做CT Scan檢查,醫師宣告她得了肝癌。在這服藥期間,她的臉上、頭上不斷冒出黑黑紅紅的痘痘,已很明顯是藥毒反應。這位患者在得知自己有肝癌後,去醫院找那位醫師「當初因為你說可以保證我不會得到肝癌,所以我才開始吃這藥,現在得到肝癌了,你說該怎麼辦呢?」但那位醫師卻說:「妳的肝癌跟這藥是無關的,是其他原因造成妳的肝癌。」

以下是Viread 這種藥的副作用,已明白列在該藥檢驗報告中,包括腎衰竭、酸中毒、胰臟炎、肝炎、胃痛、骨質軟化骨折等,稽之藥廠的報告即知。

※ Side effects reported since VIREAD has been marketed include: lactic acidosis, kidney problems (including decline or failure of kidney function), inflammation of the pancreas, inflammation of the liver, allergic reactions (including itching, or swelling of the face, lips, tongue or throat), shortness of breath, stomach pain, and high volume of urine and thirst caused by kidney problems. Muscle pain and muscle weakness, bone pain, and softening of the bone(which may contribute to fractures) as a consequence of kidney problems have been reported.

此外,於此藥的使用說明上已明言,有B肝之人,再服此藥,將可能造成肝癌!(Viread may improve the condition of your liver; but we do not know if VIREAD will reduce your chances of getting liver damage (cirrhosis) or liver cancer from chronic hepatitis B.)

Viread此藥,在美國已造成許多的醫療訴訟案件,據美國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FDA相關資料可知: Viread Side Effects Linked to Potentially Harmful Complications. Viread and similar medications have been associated with potentially serious side effects that can lead to life-threatening complications, even death. Some of these serious side effects include: Chronic Kidney Disease(慢性腎病) Severe renal deficiency(嚴重腎虛) Kidney Failure(腎功能衰竭) Fatal renal insufficiency(致命性腎功能不全) End stage renal disease(晚期腎臟疾性) Loss of bone density(骨密度下降) Low bone mineral density(骨礦物質密度低) Bone loss(骨流失) Bone breaks of fractures(骨碎或骨折) Tooth loss(掉牙) Severe Kidney Problems and Viread Kidney problems that some Viread patients have experienced include chronic kidney disease (CKD), severe renal deficiency, fatal renal insufficiency, and end stage renal disease. Kidney problems that go untreated may progress into kidney failure―a life-threatening condition that could lead to death. Viread and other medications containing the same active ingredient have been associated with other potentially serious adverse effects. Viread and similar medications now carry a black box warning―the FDA’s strongest warning short of taking the drug off the market―for their potential to cause lactic acidosis in some patients. (Viread和類似藥物現在帶有黑盒子警告, 這是FDA最強的警告,它沒有將這種藥物退出市場)

8/6/10第一診

望診:

① 腹部有積水。 ② 雙足水腫。 ③ 皮膚尚未出現暗黃色 ④ 臉上、頭上現黑黑紅紅的痘痘。(Viread藥毒逆出) ⑤ 面色蒼黃白色。

問診:

① 夜間12點睡到4:00am醒。 ② 胃口尚可,有餓感。 ③ 口渴有,喜冰飲。 ④ 大便每日行,有時黑便,有時黃褐色。 ⑤ 小便深黃。 ⑥ 足腫且冷。 ⑦ 半夜無盜汗。 ⑧ 睡時肝區無熱感。 ⑨ 體力差,全身倦怠,但精神好。(此表身有部分陽反逆,而肝癌到末期時,坐在那邊,眼睛都閉不起來,因為陽一直往外散,元陽要離開人體) ⑩ 上飛機前,腹水嚴重到無法走路。 ⑪ 肝區時有一點痛及癢。

舌診:舌體淡白,但舌中前部一堆的紅粒點,大小不等。(此乃中毒舌,中了西藥之毒)

眼診:整個肝區腫起來,肝木紋鬆動如海棉。(此乃木頭泡在水中之象,難怪腹水)

觸診:手熱,額熱,熱透到指背掌之間。(此人上熱下寒症狀明顯)

脈診:脈弦細數,一息七至。

診斷:裡陰實,開始初期之陽不入陰。

方:師開給她二個處方,

① 為去除腹水使用的粉劑。(淡味滲利之方, 為分消湯加減)

② 第二處方是治療肝癌使用的藥物,除了疏肝外(如:柴胡、黃芩、鬱金、茜草),要採用難經裡的瀉南補北的方式來選取的藥物組合(如:黃芩、黃連)。另外肝臟為血臟,藥要入肝,必需加些活血化瘀之藥(如:桃仁、牡丹皮、川芎),而肝臟中之毒素要瀉出,不瀉出會造成肝昏迷。

此外,治肝癌腹水時,切忌不能使用會蓄水的藥物,如炙甘草、熟地等。

師又切切叮嚀囑:

①切忌再服用任何維他命、人工營養劑、人工甜食、牛奶、乳製品、奶製品、可樂,因這此只會造成體內更酸更陰更濕更冷的環境,這些只會不斷地餵食癌細胞而已。

② 一定要忌口,生菜要熟食,不要生吃,肝癌之人,即使是一小片不新鮮之食物,都會造成致命的影響。

③ 肝癌到後面,會腹水及貧血,所以飲食要注意補血。

④ 要懂得保護自己,不論中西藥若藥愈吃足愈冷,就代表藥無效。

⑤ 此人是藥物性的肝癌,和標準肝癌1:00am 至3:00am無法入睡症狀不同。

8/13/10第二診

服完前方後,患者自述,吃完藥後當天半夜就起來小便,第二天早上雙腿水腫就消失了,小便顏色從先前的深茶色變成淡黃色,小便次數從原先的一天三次,變成一天六次,而且小便的量增加許多。

患者並言,在加拿大的西醫原本要幫她開刀將肝臟罹癌的部分切除,手術後如果癌症再發生,就使用化療。倪師言:醫師們是否有想過,如果將此種霸道的治療方式用在一個健康沒有肝癌人的身上,很可能會將這個正常人殺死,那現在用於一位病人身上,那病人豈能承受呢?

望診:吃Viread後長出很多的紅黑痘仍有,且仍在冒,可見其毒。

問診:

① 胃口好。 ② 睡在2:00am及4:00am會醒,可以回睡。 ③ 大便深黃,一天三至四次(此在排肝毒,好現象) ④ 足水腫服藥第二天就消失了。 ⑤ 足有溫一些。 ⑥ 腹水仍在,且有下墜感。(水往低處流,會慢慢地排出,腹水內都是高營養蛋白質在內,此乃癌細胞不斷在儲存牠的食物,厲害可知,一個酸、陰、濕、寒的環境,是癌細胞最喜歡的,而中醫治癌,需將體內環境改變,改回成本來人體就應有的溫暖的、陽氣充滿的,一個全身陽氣充足,水是氣化狀態的環境,並非冷水癌細胞喜歡的環境,此腹水退掉,癌細胞自然去退去,將冷水去掉,阻絕癌細胞的食物,就是中醫治癌之方式。) ⑦ 體重比前一週下降些。(因在排腹水)

舌診:舌苔從白濕許多紅點,改變成黃濕厚苔。(此乃寒水去,黃色現)

脈診:原先的一息七至,降下到一息六至,而且脈形趨緩而重按無的現象。(陰實之人,見陽虛之脈,病情好轉。)

診斷:病人進步許多。

方:此肝癌病患經過服藥一週後,所有病情明顯好轉中,今天繼續原方使用不變,效不更方這是最重要的原則。

而藥若礙吃到她半夜胃氣回復,早上起床伸懶腰時,就大功告成了。別小看這兩個症狀,這代表了陽氣回頭的現象,中醫至簡,就是陰陽。

8/20/10第三診

患者自述雙足水腫已經好了,但腹部仍很脹滿。

望診:

① 氣色很好。 ② 雙掌紅色表示沒有貧血,造血功能無問題。(現臨床常見許多癌症有貧血情形,仍因化療造成。) ③ 臉上的紅黑痘仍在長。(頭為諸陽之會,而藥物造成之肝癌,肝毒痘痘往上跑,毒往諸陽之會跑,可見有多毒。)

問診:

① 睡眠可睡時間:12:00am~3:00am,3:30am~6:00am。只有中間半小時會醒。白天昏睡,喝藥後有暝眩反應,表藥到了。(尚書.說命:『若藥不暝眩,厥疾不瘳。』)

師告患者:若能回加拿大休養最好,肝癌患者,要多休息,在自己家中不論心理上、生理上都可以得到最好的照顧,飲食方面亦可週全。而肝癌成因,本係過度操勞、熬夜、通霄打麻將、酗酒等,而B肝並非肝癌的高危險群,美國研究指出,B肝帶原者得到肝癌的機率只有2%而已,但若是吃西藥,如Viread這種有嚴重肝、腎副作用的藥物,就是高危險群。

② 胃痛,無餓,無食慾,但吃東西有味道。患者自述,擔心吃到錯的食物,不知該吃什麼,只吃玉米、青豆等。

師告患者:必須要吃好的食物,要多休息,才有機會戰勝病魔,現在患者所吃的食物會讓其營養不足,當營養不足時,腹水將不會退去,於是師幫她介紹一間中餐廳,同時告訴她應該如何吃食物,要多吃米麵類的食物,這樣腹水才會消除,否則按照這種吃法,將死於營養不良。因穀類可補脾土,助消腹水。

師又曰:過去的歷史上對於荒年有許多紀載,路見屍體時,仵作如何可以判定此人是餓死的?只要這屍體的腹部是水腫的,就知道這是餓死的屍體,現在這位肝癌病人吃錯食物,她沒有吃米麵類的食物,所以腿水腫消除,而腹部還會感覺脹悶,一般肝癌腹水排除時,是腹水跟雙腿積水同時會排除的。

③ 大便一日3次,有兩天曾經一天七次,一天八次,有時下利,色深。 ④ 小便黃,深黃沉澱在底下。小便一天5-6次,量正常。 ⑤ 腿水腫全退。 ⑥ 腹脹仍有,一到下午脹得硬梆梆。 ⑦ 體力不好。 ⑧ 口渴無。 ⑨ 睡時無特別身熱。晚上肝區亦無熱感。 ⑩ 足溫

脈診:一息五至。(脈已好多了,非危脈)

診斷:肝陰實,但陰陽尚未決離。木克土,故無胃口。

方義:

① 水藥:清肝活血,用專藥進入肝臟最深之處,將肝毒清出,瀉南補北,實脾,固陽。

② 粉劑:退腹水淡味滲利之方。

此患者再隔一週後來診,病勢更穩定了,接受倪師建議,返回加拿大家中休養。


臨床心得: 一、人體內氣機升降與水的循環及癌症的起因: 人體內水的循環即氣的循環,當胎兒離開母體,自主呼吸那一刻起,肺主氣,司呼吸, 一呼一吸間,將外在天陽吸入肺,肺主肅降之功起, 此時將人體心臟火力百分之百下達到小腸, 命門之火隨督脈上達入腦, 則人體內水火既濟,大氣流轉, 再加上中和至陽之氣於人體內暢流,心態浩然, 如此手足一年四季皆溫暖,陰積不生, 此時人體身心處於健康狀態,腫瘤自然很難形成, 而人體的每一處皆有癌症的可能,唯獨從未有過「心臟癌」, 雖會有心血管阻塞,瓣膜閉鎖不全、心肌肥大、風濕性心臟病等心臟器質性或功能性等病變,但皆不是「癌」。因為,心臟不會有癌。

心屬火,屬陽,心為君主之官,神明出焉,浩然正氣、精神意志皆從心念而出。 而心臟終其一生皆不斷在跳動,直到生命結束時,從不停歇, 一生不停在「動」,動而愈出,陽氣生發源源不絕,故沒有「癌」。 若是心陽充足,此人一年四季手足皆是由內透發而溫暖不涼的, 不分地域南北皆是如此。

故明代大醫家張景岳於註解內經 「心者,君主之官也,神明出焉」時道:「心為一身之君主,稟虛靈而含造化, 具一理以應萬幾,臟腑百骸,惟所是命,聰明智慧,莫不由之,故曰神明出焉。」

反之,若心態黑暗,負面情緒不斷, 加上飲食或藥物飲用寒涼,則會造成體內寒氣聚,甚則陰氣生, 陽不能化氣,陰就會成形,就會形成各種病變, 嚴重者發生陰實,即惡性腫腫瘤,癌症。

現代人最常見的就是上熱下寒,水火不濟的症狀!

二、中醫定義癌症為陰實 癌症體質皆為寒性體質,由寒實而陰實。寒實時只是單純的腫塊(良性腫瘤), 但若是垃圾積久了,產生變化,化熱,發酸,發臭, 使陽無法入陰,轉成陰實時,就是癌症,就是惡性腫瘤了。 癌細胞最喜歡的人體:陰、酸、寒、濕。

內經素問陰陽應象大論云:「陽化氣、陰成形」, 已經道出陰實形成之機理。 正氣流動,陽氣於體內氣化流轉,則不會聚陰,而陰氣,包括負面情緒,負面思考, 陰性食物,污染的環境,將使人體陰氣聚而成形,若是再進一步變質, 就會形成陰性的積聚,也就是惡性腫瘤。

三、治癌即治水,也是在調氣機升降;中醫治癌要把握住三大要點:

(一)食物阻絕: 如何阻絕癌細胞的食物 食用陽性的食物(溫熱素食)降低陰實的凝聚。 (二)治水:即人體內水的循環、氣的循環圓通無礙。 (三)啟動運轉力行人體五常至陽之氣

人體的陽氣系統: 1、天陽入肺,肺主肅降,將心臟之火導入小腸。 2、兩腎之間命門之火一路沿督脈經氣氣化入腦。 3、足太陽膀胱經脈之經氣。 4、至大至正浩然之氣: 即仲景先師於傷寒論中所言之:「夫天布五行,以運萬類;人稟五常,以有五臟。」 之五常至德,仁、義、禮、智、信實踐於日常生活中所產生之陽氣。

當年的每一次再臨桃花島,都會被倪師的功力又大進所震動,當年的我,曾反覆思量: 「何以師能日新又新,不斷提昇? 每年的見面,都是另一層新的境界!」

於心生疑問之際,倪師有如收到了我們心靈的聲音,那天倪師一早進來白虎廳,對著我們這一群跟診醫師問說:

「你們可知道,為何我可以日日進步嗎?我不是年年進步,是日日進步!」

原本以為倪師要告訴我們,要念什麼樣的醫學經典?或研習什麼樣的醫學醫案?結果完全不是。

倪師告訴我們:

師於每日睡前,必做三件事:

第一、每日睡前,必一一回顧省思, 自己一日下來的所思所言,所作所為,一言一行,一舉一動: 對患者所說的每一句話,是否有不慎之處? 為患者開的藥方、治療方式,是否有更好的解決方案? 自己今日的心態言行,哪兒有不合禮、不合道之處?

第二,決不在背後論人是非, 時間,是用來救人的,不是用來說人是非的。

第三、每當遇到重症難題、無法突破、思有不得時,必向古聖先賢求助, 查閱聖人經典以求契應,悟入解決之法。 當然,古時根本沒有化療、放療、電療、穿剌、伽傌刀、免疫療法…等現代科技介入人體的黑盒子,所以倪師面臨比以往更嚴峻的環境。也正因如此,倪師制心一處,療效弘大。 故:湯之《盤銘》曰:苟日新,日日新,又日新。

《康誥》曰:作新民。 時勢造英雄, 是因為英雄有捨我其誰的氣魄。 原因無他,只為救人而已。

倪師常說,他只是中華醫學五千年來的一個過客,不重要, 重要的是要如何讓醫道世世代代的發揚傳承下去, 倪師說: 他也是一個人,只有一雙手,要如何能醫盡天下蒼生, 唯有更多心地正直的優秀學生們、醫生們在各界各地一同努力,一起來救世,像觀世音菩薩仁義慈悲千手千眼才有可能。 跟診時,倪師一再告誡我們: 凡夫是為己、為利, 而聖人是為公、為義。 倪師常言:聖人無功。

倪師示範了真正醫者應有的風範。


2010年7月至9月,是倪師生前開辦的最後一次跟診。9/3日離開佛州前,與恩師及跟診同學們一起合照留念,離情依依,互道珍重。 猶記正門漢唐中醫學院對聯:「漢朝醫學普濟天下,唐代盛世萬古流芳」

追日側門對聯:「天垂象,地發機;一念之間龍蛇起陸」

奔月側門對聯:「手執書一卷,足跨五千年」

何等志節!何等志向! 於此分享,於跟診倪師數年後,在診所臨床的肺家陰實,肺癌的臨床實例,以感念恩師多年來的諄諄教誨及醫道傳承:

2014年10月下旬,T君,男,52歲,家屬來電,告知其從北加州南下,但身體目前很不佳,希望能去給他看診。因當時人在更南方的聖地牙哥,路途遙遠,無法立即前往。 問家屬,T君目前是何症狀?判斷後,乃告家屬,目前T君現在應已是肺積水了 (無法平躺,一直咳嗽,胸悶短氣),建議家屬送醫處理。 但T君不願意去,希望看能否用中藥或針灸先處理,隔日回北加州再去北加州的醫院就診。 告其家屬:若家中有備「射干麻黃湯」,給他每二小時服用八大匙,連續服用二次, 若是狀況仍不佳,建議儘速送醫處理。


T君在服用中藥處方後,症狀比較緩解,吐出一些水出來。 隔二日T君回北加州後,去醫院抽出許多肺積水出來。

1、2014年12月23日T君又從北加州南下來診,問診及診斷如下:

(1)T君在兩年前已經是每日3:00am至5:00am無法睡眠。 (告知T君:在兩年前肺中已經開始出現積聚現象,裏面恐不是有痰塊堆積成形,即是有腫塊或腫瘤成形,才會每日都在肺經的時間醒來)

(2)講話沒力氣,有咳,有痰,便秘,無法平躺,左肋疼痛,手足冰冷。左側無法伸展,體力很差。

(3)脈象左側:弦虛;右側弦細。

(4)舌象:心區、肺區白濕厚,兩側無苔。(肺區仍有痰塊累積) 診斷:肋間積水、肺中積水、肺家陰實。

下針:左內關、左間使。右足三里。下三皇。右陽陵泉、右支溝。

處方:治肺即治肝

柴胡三錢、黃芩三錢、生半夏五錢、枳實四錢、延胡索三錢(去左肋積水及疼痛)

青龍二錢、生薑五大片自切、款冬花四錢、射干三錢、細辛二錢、紫苑三錢、五味子五錢 (去肺中寒水)

葶藶子三錢、紅棗六枚:葶藶大棗瀉肺湯(去胸腔積液)

瓜蔞實四錢、乾薑四錢、麥冬門五錢:開胸陽及潤肺。 10付,三餐飯後一小時各一碗。 備註:請患者遵守「溫熱素食」的飲食。 2、T君去西醫院做了穿剌檢查(2015年1月9日至西醫院檢查)。 之後左肋骨熱痛開始非常明顯。(未穿剌前,左肋並無熱痛現象) *臨床說明:陰實已成之凶險症狀

1、身體局部地區24小時燒灼痛。 2、半夜局部發熱盜汗嚴重。 3、無法安睡:如無法平躺、煩躁。 4、手足冰冷,或上熱下寒。 5、煩躁,坐也不是,站也不是,易怒。

表面看來都是熱象,其實是體內陰寒到了極點,使陽不入陰,反逆出來而現的躁象、熱象,若此時只用寒藥來攻,則會使患者身體更寒,陽氣更弱,甚至成為壓垮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


2015年1月13日二診

症狀:胸痛、咳嗽、有很多痰,有白色泡沫痰、呼吸困難,肋骨24小時燒灼痛、無法平躺入睡。

診斷:肺家陰實已成。 因其症狀凶險,告知T君若是一週至二週內危險症狀沒有改善,需立即另求他醫,不要脫延。 針藥並施三日後再回診。

下針:同前。 處方:

柴胡三錢、黃芩三錢。(治肺即治肝) 枳實四錢、瓜蔞實四錢。(寬胸理氣) 杏仁五錢、生半夏五、桔梗一兩、天南星三錢:去痰、去水、去膿。 延胡索三錢:合柴胡、生半夏可去肋間疼痛。 葶藶子三錢、紅棗六枚:葶藶大棗瀉肺湯(去胸腔積液) 麥門冬四錢、乾薑三錢:潤肺、強肺陽。

三付,每付九碗水煮成三碗水。三餐飯後一小時各一碗。

於此當時:西醫診斷報告出爐: 肺癌末期,左肺近左下肋處有四至五公分大的惡性腫瘤。 右肺有纖維化。西醫建議立即開刀、化療。有生命危險。

3、2015年1月17日第三診:

症狀:需服西藥的止痛藥才能睡覺。若不吃止痛藥,左下肋至左後背皆痛, 一碰到皮膚也熱,而且是燒灼痛。手足冰冷,每次痰一出來,要發作時,左手會整個冰掉,要痰吐出時,才會好一點。會喘及胸悶。患者問可否開中藥止痛藥來吃?

舌:灰濕。

脈:一息六至,脈小。

診:肺家陰實,危險症狀仍在。二日後再來診。

針:同前。 處方(1):

柴胡五錢、黃芩五錢:治肺治肝,劑量加重。 枳實五錢、瓜蔞實五錢、乾薑三錢:開胸陽。劑量加重。 桔梗一兩、天南星三錢、杏仁五錢、生半夏五錢:去痰、去膿、去水。 延胡索三錢、川芎三錢:合柴胡、枳實、生半夏去肋間痛。 葶藶子五錢、大棗六枚(劈):葶藶大棗瀉肺湯(去胸腔積液)劑量加重。 桂枝三錢、麥門冬四錢:強心、潤肺。 二付,每付九碗水煮成三碗水。三餐飯後一小時各一碗。 處方(2):中藥止痛藥 柴胡10克,延胡索15克,川棟子15,川芎10克,鉤藤10克。 共60克。一次10克。 4、2015年1月19日第四診

症狀:痰有吐出較多了。已經停服西藥止痛藥,仍然很痛,睡時疼痛,痛處發熱,半夜會痛醒。左側脇肋壓到就痛,早上起來會喘,後背僵硬,口很乾。會打嗝,大便一點便秘。 痰有時會有鹹味,有時是苦味,有發炎的味道出來。

針:同前。

處方:同1月17日方,川芎改四錢(加重活血化痰止痛力量)。 加丹皮四錢、冬瓜仁五錢:修補肺壁。

三付,每付九碗水煮成三碗水。三餐飯後一小時各一碗。 5、2015年1月20日第五診

症狀:尿味道重(有糞便味:此乃體內壞細胞組織代謝而出)。左脇肋仍有痛,但燒灼感已經減輕,可以平躺睡了,但仍有不適感。晚上比較疼痛,大便每日行,早上體力不好,沒有伸懶腰,沒有盜汗,晚上痰比較黏,手足冷。

舌:紅紫。(有瘀)

脈沉細。(里寒)

診斷:陰實漸退

處方:藥仍有,開中藥止痛藥。(其實也就是疏肝理氣活血化瘀的機理而已) 柴胡10克,延胡索10克,川棟子10克,川芎10克,鉤藤10克,威靈仙10克。 共60克,一次10克。 6、2015年1月22日第六診

症狀:左胸肋有痛,有氣堵住之感,昨晚在清晨4:30痛醒一次。(可見腫瘤確實堵在肺部無誤)。睡眠比之前好了。痛的地方仍有燒感,但燒灼感好多了(陰實漸退)。 痰已少很多,痰沒有血腥味,會胸悶,大便比較硬。 胃口尚好。若痛時,體力不好。左胸肋氣一通就會舒服。 西醫說他肺外壁有積水。小便力道尚好,大便較硬。

脈:浮弦(仍有寒水)

診斷:陰實持續減退中

處方1:十棗湯八粒備用。

處方2:白芨粉15克,每次1克沖入水藥中服用。修補損傷肺壁。 處方3:

柴胡五錢、黃芩五錢:治肺必治肝。 枳實五錢、瓜蔞實五錢、乾薑四錢:開心氣、開胸陽。 桔梗一兩、天南星三錢、杏仁八錢:南星去膿痰、桔梗去白色泡沫痰、杏仁潤肺止咳平喘。 延胡索三錢、川芎四錢:活血化瘀止痛。 葶藶子五錢、大棗六枚(劈): 葶藶大棗瀉肺湯(去胸腔積液)劑量加重。 桂枝四錢:強心陽。 生半夏五錢、射干三錢、紫菀三錢:去肺中積水。 炮附子三錢、生薑三大片:強腎陽。

5付,每付九碗水煮成三碗水,三餐飯後一小時各一次。 7、2015年1月27日第七診

症狀:左胸有悶痛,過去幾日可平躺睡覺,但昨晚比較無法平躺睡。(陰實尚未完全退去)。 從昨晚開始痰較難吐。喉中較乾。半夜2-3點有痛醒(治肺一定要治肝)。 胃口很好。體力好。大便每日行。小便沒有糞便味了。手足涼。 手手仍有冰麻之感,但痰一排出,冰麻感就會減退,會變暖。支氣管有痰。痰有苦味。 左下肋兩肋緊痛,從24小時燒灼熱痛,到現在已經偶而痛了。(危險的陰實症狀退去很多) 處方1: 同1/22/15方,加厚朴三錢、陳皮三錢、砂仁二錢理氣。 七付,每付九碗水煮成三碗水,三餐飯後一小時各一碗

處方2:中藥止痛藥: 柴胡10克,延胡索10克,川棟子10克,川芎10克,鉤藤10克,威靈仙10克。


8、2015年2月2日第八診

症狀:痰一吐出,就比較不胸悶,就會鬆。背後有一點,燒灼感回來三成,其餘皆好。 這兩日睡眠不佳,無法回睡。有點氣喘,用口呼吸。胃口稍差。 體力不好,會疲勞。之前西醫肺穿剌部分,傷口按了就會痛。大便順。

舌:淡紅苔薄,略有齒痕。

脈:左:寸關弦數,尺弦弱。右:寸關細略數,尺沉弱。 處方1:

柴胡五錢、黃芩五錢:治肺必治肝。 枳實五錢、瓜蔞實五錢、乾薑三錢:開心氣、開胸陽。 桔梗一兩、天南星三錢、杏仁八錢:南星去膿痰、桔梗去白色泡沫痰、杏仁潤肺止咳平喘。 延胡索三錢、川芎四錢、丹皮五錢:活血化瘀止痛。 桂枝五錢、炙甘草五錢:強心陽。 生半夏四錢:去水。 炮附子三錢、生薑三大片:強腎陽。 白朮五錢、厚朴四錢、陳皮五錢:補脾、降氣、去痰。 續斷三錢:針對穿剌傷口。 七付,每付九碗水煮成三碗水,三餐飯後一小時各一碗

處方2:中藥止痛藥。 9、2015年2月9日第九診

症狀: 西醫檢查,肺積水沒有蔓延了。西醫依據最早時的報告告知他,是肺癌第四期要立即手術及化療,否則有生命危險。 但當時患者燒灼感好多了,不怎麼燒了,只有一點酸痛。 也可以平躺睡覺連續睡3.5小時,早上5:00以後睡得更好(陰實退許多) 從去年11月發病至今,已經瘦了20磅。 痰吐出大塊大塊痰,吐出後身體會舒服很多。仍有些氣喘。 處方1: 柴胡五錢、黃芩五錢、杏仁八錢、枳實五錢、瓜蔞實五錢、桔梗一兩、天南星三錢、桂枝五錢、炙甘草五錢、丹皮五錢、乾薑五錢、生半夏五錢、麥門冬五錢、川芎五錢、延胡索三錢、白朮五錢、厚朴四錢、陳皮四錢、威靈仙三錢。

七付,每付九碗水煮成三碗水,三餐飯後一小時各一碗

處方2:中藥止痛藥 柴胡10克,延胡索10克,川棟子10克,川芎10克,鉤藤10克,威靈仙10克。四逆散20克。 10、2015年2月16日第十診

症狀: 可以完全平躺睡覺了。西醫說不用開刀了,狀況好很多。左肋下痛感已減輕許多,偶爾左胸背後一點燒痛,有時睡醒會緊。痰每日出,仍有白色泡沫痰。體力到下午不好。胃口時好時壞。有腰酸。小便一日三到四次,量少。 診斷:因長期金不生水,肺陰實影響,故而造成腎陽下降。 處方:

柴胡三錢、黃芩三錢:治肺治肝,危險症狀去很多,劑量也降回原本劑量。 枳實三錢、瓜蔞實三錢:開胸陽。 桔梗八錢、炙甘草四錢:排膿湯。 杏仁五錢、厚朴三錢:潤肺止咳平喘。 桂枝四錢:合炙甘草強心陽。 延胡索三錢、威靈仙三錢:活血化瘀止痛。 炮附三錢、細辛二錢、烏藥五錢、茯苓五錢、生薑三大片自切:強腎陽,利小便。 麥門冬五錢:潤肺,使金能生水。 當歸三錢、麻子仁三錢:潤腸通便。 白芨粉,每碗2克沖服。修補肺壁。

七付,每付九碗水煮成三碗水,三餐飯後一小時各一碗 11、2015年5月23來診(中間服用中藥沒有間斷)

症狀: 西醫檢查:大塊的腫瘤已經縮小了,從4.8公分縮小成2.1公分, 小塊的腫瘤已經完全消失,找不到了。癌指數從14.2降到2.1 肺水仍有一點,左下肋間積水,西醫說永遠也退不掉,是死角地帶,這一輩子就這樣了。 (今天中藥處方會幫他加干遂,以去肋間積水)。

仍有吐白痰,尿比較少,腰坐久較無力,大便有時較乾。 有時左躺時會痛,以前是根本無法左躺。 下針: 左內關、左間使:通心氣。右足三里(一寸半);左足三里(三寸進針) 右陽陵泉、右支溝、右外關:去左脇肋脹痛,理氣止痛。 雙太衝、右行間:幫助心氣疏暢。 處方:

柴胡四錢、黃芩四錢:治肺必治肝。使金木共成。 生半夏五錢、干遂一錢(另包):合上柴胡,專去肋間積水。 枳實四錢、瓜蔞實四錢:開胸陽,通心氣。 桔梗八錢、炙甘草四錢:排膿湯。 桂枝四錢:合上炙甘草強心陽。 延胡索三錢、川芎三錢:活血化瘀止痛。 炮附三錢、白芍三錢、白朮四錢、茯苓五錢、生薑三大片自切:真武湯,強腎利水。 杏仁四錢、陳皮三錢:潤肺去痰。 五付,每付九碗水煮成三碗水,早餐前、晚餐前各一次。 12、2015年10月23日來診 (中間每一個月都固定從北加州來診下針及服用中藥,沒有間斷)

症狀:整體改善非常多,左手也再不會冰冷,(幾個月前已不會冰冷了),體力精神恢復很多,也開始搬重物了,西醫檢查,已經找不到癌細胞 (經過近一年的努力,本案未經開刀、化療,但已找不到癌細胞了) 左下腹有些脹滿(近日吃了人工甜食,胰區有些發炎,需用代赭石)。 肺部被水擠壓的感覺已經好很多,做運動拉筋時仍有一點壓力之感。 白色泡沫痰少很多(陰實退更多了)手足不冷,可以平躺睡覺。偶有嗝氣。

診斷:陰實已去很多。

處方:同2015年9月24方加上代赭石四錢。 12、2015年11月24日來診

症狀: 好很多,人也有力很多,以前左手完全無力,現西醫檢查:左下肋間積水已退 在力量回來,可以抬重物了。大便有些便秘,開車時足會冷,有時膝蓋會冷。 睡很好。只有一點點白色泡沫痰。小便力量好。 診斷:陰實已去。 只要心臟功能好,一年四季手足溫暖,復發機會就少很多。 處方: 柴胡四錢、黃芩四錢、枳實五錢、生半夏五錢、厚朴四錢、杏仁四錢、連翹三錢、薏苡仁一兩、蒼朮四錢、白朮四錢、茯苓五錢、丹皮四錢、白芍三錢、炮附三錢、知母三錢、桔梗五錢、薄荷三錢(另包)、梔子三錢、麻子仁三錢。

方義:桂枝芍藥知母湯加減。健脾去濕,謢肝理氣。 數年的親炙倪師教誨及實地佛州跟診,心中不敢忘懷恩師將生命的最後幾年,奉獻給了學生、患者及醫道的傳承。如今,倪師已然仙逝十載,昔日諄諄訓語與教誨,仍日日深刻心田,執此切當四顧遠近時局,我們又該如何踐履師志,以報師恩?

從2019年年底至今已逾兩載,世界各地持續地動蕩不安,

各地不間斷的地震,野火,水災,蝗災,氣候異常,恐怖攻擊

以及現今的新冠肺炎全球性的重大威脅考煉, 現在的天災,動不動就是「千年等級」,想想人類的歷史,有幾個千年?

再思量:而此次的冠狀病毒,是屬於RNA病毒,什麼是RNA病毒? 從醫學角度而言,它是有「感受」的病毒!是有「感知」的!

為何病毒一變再變?變種病毒層出不窮,為何全球氣候也愈來愈極端? 病毒及大自然到底「感受」了什麼?要和人類說什麼呢?

我們是用「專業知識的肉眼」來觀,還是用智慧的良心之眼及慧眼來觀呢? 一種流行病的爆發,能勾勒出其背後社會的混亂狀況, 已不單是生物學的立場、觀點,也涉及了人類全面性的心理狀態, 身為生命共同體的我們,當作時代的良心,仁為己任,義不容辭,責無旁貸! 無其人則無心,無心則無量,無量則來路無由開辦矣! 免疫力在人人心中的覺醒;頭痛醫頭,生瘤切瘤,誰能保證不會舊病復發?

醫之有道有術,虔心應物,大化而感療除疾。 醫之有禮有勇,志心精進,守綱常以契天民。 醫之所任所為,救濟黎首,秉道德以制身心。 務使心念與意志合,心念充滿,意志持恆,堅固而後動, 有道有德,德道兩兼,可執醫業而行醫道, 反之則不足以言大義而行奧旨。 拯救之法,貴在契天力行, 然道之至者,書不盡言,言不盡義,臨床治證,萬乎變化,不離一理, 因緣施法,存乎一心。赤文玉篆,唯以傳心。 醫道同源,祖述岐黃,針理妙道,參玄入微。

當知當行:

生命與天命連接--為天地立心, 生命與性命連接--為生民立命, 生命與慧命連接--為往聖繼絕學, 生命與使命連接--為萬世開太平。 言有盡而意無窮, 於此恩師倪海厦醫師逝世十週年之際,「紀念文集」的問世更別具時代的意義,祈愿諸同道能秉持醫者良心!千手千眼!共同來救濟群生,以報師恩! 美國加州洛杉磯大義中醫診所 陳正容醫師 謹識

於自家書房 10/30/2021



Comments


bottom of page